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李飞飞PK赫拉利:长盛不衰的“AI威胁论”到底有何魅力?

编辑/2019-05-06/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四月份的大佬们似乎都有点暴躁。自动驾驶那边撕的热闹,人工智能也没闲着。 在4月22日,斯坦福大学举办的一 ...

四月份的大佬们似乎都有点暴躁。自动驾驶那边撕的热闹,人工智能也没闲着。

在4月22日,斯坦福大学举办的一场“未来AI”主题活动中,AI圈“女神”、斯坦福“以人为本”AI研究院领导者李飞飞,就和畅销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就人工智能展开了一场“论战”。

场面很火爆,咖位很耀眼,2000人的演讲厅是人山人海,据到场的同学说,都开始“卖站票”了。看到人工智能这么受欢迎,真是我心甚慰。

但对谈的内容,却有点让人想打瞌睡。还是十几年前老掉牙的话题:

1.人工智能能力太强,威胁人类大脑;

2.神经算法不可解释,可控性太差;

3.AI将颠覆固有模式,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不是,早在2016年阿尔法狗大战李世石的时候,“AI威胁论”不就被媒体用夸张的标题和内容来渲染,又被科学家和产业界人士集体辟谣了么?9012了,兴冲冲地跑过来,就让我听这个?好像总有一种期待没有被满足的感觉。

不妨来聊聊这个话题:关于人工智能,哲学家和科学家为什么总在“打嘴仗”?

AI威胁论:换个“新瓶”

依然很有市场的“陈年窖藏”

认真地说,这场关于人工智能的争论还是值得一听的。毕竟两位大咖作为产业界和哲学界的代表,都有着各自深厚的功底和远见卓识。

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就以宏大的视角审视了人类未来的终极命运;曾任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和计算机视觉实验室负责人、谷歌云 AI 负责人的李飞飞,对AI学术进展和产业落地的了解也是得到公认的。

那么,两位“业界代表”华山论剑,都碰撞出了哪些火花呢?“课代表”已经帮大家画好了重点:

第一回合:AI与生物科技、大数据结合,会不会威胁人类大脑安全?

赫拉利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经过大数据的加持,已经能够比单个人脑做出更好的决策,甚至比人类自己还了解自己。算法能够准确地知道人类对什么感兴趣、想买什么、适合怎样的工作、如何投资理财,还能帮助人类“找对象”。

加上脑科学和生物科技的助攻,强大的人工智能算法可以从人类大脑中收集数据,那么“黑入人类大脑”,自然也就是一件技术门槛很低的事情了,提防这种隐私安全和伦理风险,很合理。

而李飞飞则以更积极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首先,AI算法只是对人脑神经网络的模拟,人类连脑机制都没有搞清楚的前提下,AI算法也不可比达到人脑的能力;而且,AI与生物科技的融合,已经在新药开发、医疗诊断等领域发挥价值,目前来看,技术更多的是在造福人类,而非相反;更关键的是,产业界并没有漠视伦理和隐私问题,相反,很多AI企业早已将隐私保护作为发展AI的前提条件,也将安全保障的软硬件技术解决方案提上了日程。

顺便打了个广告,指出斯坦福的“以人为本”AI研究院就是希望通过将社会学、心理学、哲学等多种人类学科与AI技术融合在一起,更好地应对未来的伦理挑战。

第二回合:AI能学到“爱”的能力并与人类相爱吗?

这个问题简直是母胎solo人士的噩耗啊,机器都要来和人抢对象了?

赫拉利认为这是很可能的。从生理学的角度,爱情的产生与体内的生物化学反应、荷尔蒙等激素变化息息相关进而影响到情绪、心跳、语言动作等一系列表征。 如果AI能够产生意识,自然也就能够模拟出类似的“反射”,也就是我们说的,识别和表达“爱”。结合前面“AI可以黑入大脑”的假设,那么未来岂不是连“爱情”都是由机器操控了。

李飞飞指出了这一担忧成立的两个现实前提:一是人工智能已经强大到可以预测人类爱和意识的程度;二是人工智能技术凌驾于其他技术至上,成为一家独大、统领一切的存在。显然,从AI六十多年三起三落的发展史来看,这种预期真的是……灭霸都不敢这么想。

第三回合:AI会不会出卖主人?

我们知道,现在的AI神经网络并不透明,连研究人员有时候都不知道算法是如何工作并得出结果的,这被称之为AI的黑箱性,也叫不可解释性。

既然AI能够在不告诉主人的前提下收集信息,那么偷偷摸摸跟广告商、大公司、政府组织联合起来“杀熟”怎么办?

对于赫拉利的这种担忧,李飞飞分享了斯坦福AI研究院针对“可解释AI”做得一系列工作,而且,业内也在探索对数据库依赖更少的机器学习方法,比如少样本学习和零样本学习。除了大超大规模的多层深度神经网络,直接从人类经验、学习方式中得到启发的“元学习”等方法,也能帮助解决这类问题。

第四回合:AI全球竞赛,会比核竞赛更可怕吗?

赫拉利还提到,目前AI的发展只有中、美以及极少数国家具备竞争优势,而大多数亚欧非国家的整体技术水平甚至都不如谷歌亚马逊这样的科技企业。

而且,随着AI产业的发展,各国之家的竞争意味也越来越浓。比如欧洲主动建构数据壁垒,美国对中籍技术人员加强签证审查等等。目前的趋势是,国家竞争开始大于合作。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甚至可能引发一场数字化的全球殖民。

但李飞飞并不同意这种判断。她认为目前AI在全球范围内的合作和交流非常频繁,远超出赫拉利的想象。斯坦福每年与全球合作产生的科学论文就数不胜数,GitHub这样的开源服务社区也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多掌握技术优势的巨头企业也开始推崇“AI民主化”的思路,在产业发展上扮演起了分享者的角色。

一些AI发展较为落后的国家,还是有很多机会和时间去思考,制定自己的AI发展战略的。

四个回合的交锋下来,我想大多数人也很难得出什么清晰有效的结论。这甚至称不上是一场论战,而是两种看待AI的思维方式之间的交谈。赫拉利如同一个操心的老母亲,痛心疾首地规劝青春期的AI,谁知道前面埋了多少隐患啊,猥琐发育,别浪~

恰好碰上当惯了“MT”的李飞飞,对于技术非常熟悉,更擅长解决问题,不会对背后的哲学危险想太多。

两个人都想将对方引入自己的逻辑框架和经验体系,却又接二连三地自说自话。

李飞飞就在对话中开了一个玩笑,说“科学家们真的很忙,我羡慕哲学家们,他们可以只提出问题来,用几千年来反复讨论却没有个答案,而我们科学家们却要马上回答。”

一种“我跟你谈理想,你跟我谈现实”的无力感觉,几个回合下来,作为观众的我都感觉有点受不住了。

这里不妨列举几个相爱相杀的“cp”,大家品品看是不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

TAG:
阅读:
扩展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人工智能正在解放化学家的双手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天源科技财经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天源科技财经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